向巔峰進取 —— 專訪悉尼品博女子學院校長維琪 • 沃特斯女士

Vicki with the 2016-2017 student leaders
Vicki with the 2016-2017 student leaders

有著25年學校高層領導經驗的維琪 • 沃特斯女士,在2016年歲末接受了《新天地》的專訪,分享了自己的育人理念,談及教育領域不斷加劇的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如何影響著這所悉尼北岸頂級女校的學習環境。

維琪對教育領域的興趣是廣泛和多樣化的。她獲得了英語和歷史學科的雙學位,但最令她著迷的是古代歷史,特別是希臘和羅馬的歷史。她熱愛這些古代文明中最輝煌時期的燦爛文化,也深深懂得這些文明最後衰落的原因。

當被問到,如果拿這些古文明和當今的世界作對比她的看法如何時,維琪說:「我們目前看到,美國處在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時期,中國在崛起,印度也是一樣,英國通過公投脫離歐洲,尚需很多步驟完成它。這是一個斷裂的時代,一個不穩定的時代,也因此對教育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我認為用舊的方式教育孩子的時代已經絕對一去不返了。最近的統計數據說,信息量在兩天內翻一倍,那麼想一想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多少信息!我在中學讀書的時候,那時我們學到的一些知識,其中一些仍然非常重要,比如語法規則等等,其中一些要死記硬背,這也是當時我們基本的學習方式之一。而現在我們必須改變這些方式。最新的統計數據還顯示,對15歲的中學生來說,他們未來要經歷17種不同的工作和5種不同的職業生涯,而一半的工種現在還不存在。我們無法告訴他們未來的世界會是什麼樣,我們無法為他們提供這些知識。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我們的所能,讓他們嘗試不同的學習方式,不同的提出問題和接受挑戰的方式。整個框架幾乎是都被顛覆了,所以我認為教育不再是傳承的過程,而是一個探索的旅程。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技術更新日新月異,溝通的方式也在不斷變化。我們必須跟上這個潮流。」

2012年,品博女校開展了一項雄心勃勃的項目,就是建立了一些主題社團小組,旨在和學校過去的畢業生、家長以及商界領袖建立聯繫,一起工作,應對當今不斷變化的世界為女子教育所帶來的挑戰。這個項目實施過程中詳盡的記錄匯總後的報告,成為了品博女子學院戰略願景的基石,這個願景的名稱是「走向2020年–向巔峰進取」。其中一個內容是教師的再培訓計畫。維琪說:「世界的變化也要求每一個女孩子的教育是針對她的獨一無二的方式。所以一旦我們明白了這是未來教育的趨勢,那麼我的工作就是對我們的教師進行再培訓。」

「我們的觀點是,如果我們希望我們的學生在她們的學習過程中成為優秀的合作者,那我們的教師也需要成為優秀的合作者。由哈佛大學首創的「零項目」(Project Zero)模型,是能幫助我們的教師獲得相應經驗的完美平臺。它很適用於我們的老師、學生和家長,能在實踐中很契合地運用這些理論。我們已經在學校所有的職業培訓中運用了這一模型。我們邀請到了專家和我們一起工作。教師們能把優秀的理論應用到不同的實踐中去。

「走向2020」項目成立了四年後,維琪解釋說,現在全校都以目標導向來工作。「每個學生都將設定自己的目標,然後與老師們討論,如何能幫助她們一步步實現目標。」

「我們意識到舊方法永遠也無法讓我們達成2020年的願景。因為未來的僱主一直在說,他們需要有創新、有解決問題能力、有主動性的年輕僱員。他們不再需要只會聽話的工人了。因此我們很注重與教師們一起打造新的育人方式,讓品博女校的畢業生成為未來僱主的首要選擇。」

Vicki with Li-Enn Koo, new Ex-Students' Union President 維琪(右)和新一任校友會主席 Li-Enn Koo女士
維琪(右)和新一任校友會主席 Li-Enn Koo女士

 

為向2020年願景目標努力,品博女校鼓勵員工們開始自學之路。維琪去年造訪了芬蘭。「我在赫爾辛基(Helsinki)參加了一個『國際校長聯盟會議』。目的有兩個,一是同事和我一起去向來自其它國家的校長們展示我們的策略進展;同時也想向芬蘭『取經』,討教他們有什麼秘密才能如此成功?他們有不少好的作法。但是,他們那裏社區的情況不同,那裏社區很小,學生們中午都是回家吃飯的,父母也與孩子們的學習聯繫很緊密。」

由於有很多學生是全家移民來到澳大利亞的,特別是來自中國,記者問維琪校長,在適應新的學習環境時,這些學生都面臨哪些挑戰,她說:「一大挑戰是來自父母的期望值,要求是很高的,而那又是一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期望值。在那裏,死記硬背的教育是常態。而當你來到品博女校,教育是關於體驗和動手,以及接受挑戰、提出質疑的能力,這經常和來自中國背景的家長們期望的目標並不一致。家長們有時對女兒們有著不現實的期許。」

「我還注意到另一個因素是,很多學生在經歷著精神上的痛苦,包括焦慮、抑鬱。這是現實世界的一部分,但是很多亞裔家庭還不能接受。他們甚至對此感到羞愧,其實這完全沒有必要。因此,我想再次強調這個父母和女生們的期望值不一致所帶來的問題。

「四年前,我們成立了一個『文化社區網』(Cultural Community Network)。之所以成立這個項目,是因為我們發現我們和亞洲家庭的家長們互動得不好。可能因為有語言的障礙,所以他們感到他們不受歡迎。現在我們每學期有CCN午餐和其它活動。這幫助我們消除了很多障礙。我們還為家長們開設英語班。我覺得這為加入我們品博女校社區的家庭們創造了一個互動平臺。

維琪迫切地意識到,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世界性的環境中。在這種情況下,她認為我們有責任把女生們培養成未來的世界公民。「我們不只是生活在這個美麗的環境中,等待別人來訪。我們的學生也有機會出去探索世界。我們與世界各地的29所學校有交換項目。我們的女生有機會去英國劍橋大學參加夏令營。因此我們也會走向世界,而非只是等著世界來造訪品博女校。」

更多信息請訪問:www.pymblelc.nsw.edu.au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FOLLOW US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