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歌劇的文化推手——專訪澳大利亞歌劇團藝術總監林頓・特拉西尼先生

By Luke Hughes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7 Carmen OPERA AUSTRALIA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7 Carmen OPERA AUSTRALIA

 

澳大利亞勳章獲得者林頓・特拉西尼先生是取得了巨大成功的歌劇演員,蜚聲國際;他同時也是享有盛譽的藝術總監和作家。

作為一名歌劇獨唱演員,他曾經在世界各地演出,廣受歡迎。退出舞台後,先後主辦了六屆昆士蘭音樂節(2000年至2005年)和四屆布里斯班節(2006年至2009年)。從2009年起,特拉西尼先生擔任澳大利亞歌劇團藝術總監至今。

2014年,因為在歌劇表演、藝術指導和藝術節的運作管理等方面的傑出貢獻,特拉西尼先生被授予國民最高榮譽——澳大利亞勳章。

最近幾年來,特拉西尼先生將心力傾注在吸引華人和其它亞洲國家的新移民對傳統歌劇的興趣,並創造機會讓更多老百姓不必進入歌劇院也能欣賞到純粹的傳統劇目。如今澳大利亞歌劇院的營收翻倍增長,證明了特拉西尼先生推廣策略是非常成功的。

在澳大利亞歌劇院發布2017年演出季的新節目單之際,《新天地》邀請特拉西尼先生分享了擔任澳洲頂級歌劇院藝術總監的心路歷程。

 

Lyndon Terracini speaks at Opera Australia's 60th Anniversary Gala in 2016 Credit PRUDENCE UPTON 特拉西尼先生在澳大利亞歌劇團成立60週年的慶祝晚宴上致辭
特拉西尼先生在澳大利亞歌劇團成立60週年的慶祝晚宴上致辭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5 Aida Credit HAMILTON LUND 2015年悉尼上演的四幕歌劇《阿依達》
2015年悉尼上演的四幕歌劇《阿依達》

記者:作為澳大利亞歌劇團的藝術總監,近年來您致力於推動傳統歌劇藝術走入老百姓的視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林頓:大約六年前,我剛剛接手的時候,整個歌劇團的年營收總額是五千萬澳元,現在我們的營收逾翻倍,觀眾人數翻倍,還通過舉辦悉尼海港半田歌劇節等活動將歌劇推向更廣的社會層面、文化背景跨度更大的觀眾群體。

我們必須想辦法吸引年輕的觀眾,這一點我們做到了。我們還必須開發新的觀眾群體,因為這些年來悉尼與墨爾本的變化很大,幾乎變成受亞洲文化影響很大的城市,我們需要與這些觀眾建立聯繫,而不必遵循五十年前澳洲觀眾的品位需求。

記者:半田歌劇節項目是由一位日本商人半田先生資助成立的,雙方是如何達成合作的呢?
林頓:在悉尼港辦露天歌劇是我的創意,所以我還要找到贊助人提供資金。我聽說在日本有位半田博士,所以我就與當時的澳洲歌劇院首席執行官阿德里安・科萊特一道搭乘飛機,趕赴日本與半田博士會面。我們把來意說明後,他非常喜歡這個項目,當時就答應提供資助。

雖然只看過我們的一場演出,半田先生給予我們莫大的支持,在提供資金上超乎想像的慷慨解囊,在精神上更是給予我們無比的支持。他非常希望我們的歌劇能夠吸引越來越多的觀眾前來觀賞,他本人非常喜愛西方歌劇,他想讓更多的、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欣賞西方歌劇。我想這也許是他如此慷慨的真正原因之一吧。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4 Madama Butterfly Credit JAMES MORGAN 2014年悉尼港上演的名劇《蝴蝶夫人》2014年悉尼港上演的名劇《蝴蝶夫人》

記者:對於具有亞洲文化背景的半田先生來說,盡一己之力去保留世界上所有傳統的或古典的文化,那的確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林頓:的確如此。半田先生是日本傳統道教的一名道長,這也是他所信奉的人生哲學使然,他幾乎把自己經商所得都捐贈給了他人,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能與他相識真的是非常的幸運。

記者:過去幾年來,您在演出劇目的選擇上遭到諸多批評。您所擔當的職責可以說就是要傳承西方古典文化傳統,這份工作任重道遠,而您已經成功的走到了現在。
林頓:當你只針對一小部分觀眾群體選擇相應的劇目時,那是非常容易做到的。這樣去做,人們就會說你很勇敢、敢於突破。事實上,並非如此。如果按照這種思路去做,就會象世界上其它的歌劇團面臨的結局一樣:關門大吉。作為我們以及其它任何一個領取政府撥款的組織,首要的責任就是應當為儘可能多的觀眾演出。在澳洲社會,這就意味著這個劇團必須做出改變,而且是巨大的變革。只去針對具有歐洲傳統的民眾選擇演出劇目的做法是不可行的。

澳洲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令人欣喜的變化。澳洲各大城市已經向以亞洲文化為主體的方向轉變,我們必須針對這一社會群體,推出相應的、吸引他們的文藝作品。歌劇這種藝術形式一直廣受民眾歡迎,在威爾第和普契尼寫歌劇的時代,哪有政府撥款啊。他們的成功源自於民眾對歌劇這種藝術形式的喜愛。

只是到了近代,人們人為的將歌劇歸類為高雅藝術;從其歷史淵源上來說,並不是這樣的。歌劇演出的難度非常大,所以需要高水平的藝術家去演唱和演繹歌劇,而歌劇的音樂題材本身卻是民眾喜聞樂見的,而且我們現在每年售出65萬張門票,比世界上任何一家歌劇團的售票數都多,這就說明我們的路走對了。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6 Turandot Credit PRUDENCE UPTON 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6 Turandot Credit PRUDENCE UPTON 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

Handa Opera on Sydney Harbour 2016 Turandot Credit PRUDENCE UPTON 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2016年悉尼港上演的經典名劇《圖蘭朵》

記者:您本人有義大利文化背景,在義大利居住過一段時間。據您觀察,兩個國家民眾的文化生活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林頓:在義大利,人們是聽歌劇長大的。即使是在很小的偏遠鄉村,人們每年會租大巴車到維羅納大劇場觀看歌劇演出,對那裡的人們來說,去看歌劇就象去度假一樣。

歌劇在澳洲受到越來越多的人們的喜愛,但對很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澳洲民眾來說,還很陌生。很多人直到成年以後才接觸到歌劇。

今年,澳洲歌劇團在悉尼海港推出普契尼的傳世名作《圖蘭朵》,由在中國大陸出生的旅美導演陳士爭執導,並同步配有中文字幕。有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觀眾前來觀看,很多澳洲當地的華人都熱切的前來觀賞。演出非常成功。今後我們每年都會在悉尼海港歌劇節推出歌劇演出,同步配中文字幕,我們會一直堅持這樣做。悉尼每年都有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對我們來說,這是絕佳的機會。

Season 2017 King Roger Credit OPERA AUSTRALIA 澳大利亞歌劇團2017年節目單裡的新劇目《羅傑王》

澳大利亞歌劇團2017年節目單裡的新劇目《羅傑王》

記者:你並不忌諱談論自己與抑鬱症的搏鬥。中文正體字的「藥」字中包含著音樂的「樂」字。音樂對您來說,是否也是一劑良藥呢?
林頓:這個問題非常耐人尋味。毫無疑問,就我而言,音樂的確起到了治療的作用。當人們放聲高歌時,身體里會釋放出非常正的內啡肽,所以人們在歌唱時心情愉悅。作為一名歌唱家,特別是當你唱的很好的時候,那種正的能量被放大,所以並非是歌唱地行為本身起到的作用。
演奏音樂是治療我抑鬱症的奇妙的解藥。此外,我發現:當我工作非常忙、特別是當我忙於腦力勞動時,對我抗擊抑鬱症的幫助巨大。如果我非常忙,或在進行音樂創作時,音樂對我而言是絕妙的良藥。在聆聽古典音樂後,植物都生長特別茂盛。

在這一生中,我感到自己一直非常幸運:如果我不是成為一個音樂人及歌者的話,我都不知道自己一生中還能做些什麼。

欲了解澳大利亞歌劇院2017年節目單詳情,可訪問網站:opera-australia.org.au

 

 

 

 

Opera Australia has launched its 2017 season. For full details go to opera-australia.org.au.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FOLLOW US ON